当前您的位置: 首页 » 休闲走廊 » 文学
元宵的汤圆
作者:admin  来源:通成物业  发布时间:2019年2月26日  浏览次数:464  【 】  【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白(默认色)

    汤圆,这是节日的食物,这种带有浓厚节日色彩的食品,还是在专属于它的节日里食用更有家的滋味。

    元宵,一个充满了团圆和美的节日。幽黑无垠的深夜,手提着忽亮忽暗的花灯,借着藏于黑云中点点星光,待着家人的归来……元宵节那携带着些许暖意的提在手上的花灯给元宵节又添了一笔暖意与温馨。

    大街小巷,悬在细绳上的薄纸,上面用粗粗的笔写着大气的灯谜。孩童一手抓着,一手挠着头,个个都嘟着嘴,瞪大了眼睛,呲牙咧嘴。走在街角的大人拉着孩童,眼角向上翘着,一脸幸福沉醉的模样。

    但是,对于前两样我早已过了那年龄,只有元宵的汤圆能让我一饱口福。

    糯而不黏的皮,香而不腻的馅料,更令人回味的是因为其中滴入了我的一滴汗,沾满了我的期待。

    揉面团,白白的面团加进了水变得胶着,我一边将面团揉的均匀,一方面又不忘了玩,我不时掐出几个小面人,又将它们揉回一个又一个宛如石子的面团,乐此不疲,看着我揉好的面团包着黑漆如墨的芝麻馅丢进了往上冒着袅袅轻烟的锅里,一股莫名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不出多时,芝麻汤圆被勺子轻轻地捞了上来,和着水泽,看起来犹如玉般晶莹剔透,淡淡的黄酒香从碗里飘出,一股酸爽之意贯彻全身,神清气爽,我毫不犹豫地扶起倚在碗边的勺子,舀起一粒汤圆,汤圆柔韧的糯米皮仿佛在轻微的抖动,薄如砂纸的“外衣”,将黑色的“本质”倾流出来,我伸出舌头触了触糯米皮,它“抖”得更厉害了,似在极力催促我赶紧将它吞食入,我也不客气,将微热的糯米皮咬破,黑漆亮丽的芝麻馅就跑了出来,我吐了吐舌头,舌尖似电击,黑芝麻馅格外的烫,倒是所料不及,那包裹着汤圆缓缓往上冒的白烟应是从皮内往外冒得吧!虽说被烫了下,但依旧弥漫了满嘴的香甜,我毫不停息地吞了四五粒如小雪球大小的汤圆,在尽尝其美好的同时,却发现母亲碗里的汤圆跟我不同数,碗沿倚着一根瓷勺,似没动过般。

    “妈!”我皱起了眉,“怎么吃这么少?”我恼怒道。

    “啊,我刚吃过,刚吃过。”母亲笑着,含糊地敷衍到,一边做出心满意足的模样。我在母亲看不到的地方悄悄翻了个白眼。

    “多吃点!”我舀出两粒仍飘着白气的汤圆,不由分说地倒进了她碗里,“今天是元宵节!你必须多吃。”我用一种义不容辞的语气搬出了这道“不成文”的“法律”。

    “就因为今天是节日,所以你才要多吃些。你刚才不是挺爱吃的吗?再说了,你今天出力最多……”母亲劝着我,脸上又露出了那惯有的笑容。

    我皱着眉,听着耳边滔滔不绝的声音,宛如隔世,我低下了头,为了使母亲不瞅见我微红的眼眶。

    “叮!”我的碗没有来得一响,唤回了正在神游的我。两根瓷勺在我的碗里安静地躺着,只是靠左的那根缓缓地收走了,留下了三粒汤圆。

    “好了,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啊!”母亲尚未等神游的我反应过来便晃进了厨房,我低下头,缓缓舀起了母亲留下的三粒汤圆,放进了嘴里。

    这时,我不仅尝到了节日的味道,更品尝到了环绕着这三粒汤圆的丝丝爱的味道,犹如烫到我舌尖的芝麻馅,只不过,这次是牢牢地系在了我的心弦上,滚烫,火热,难忘。

(通成物业  乐楠)


收藏】 【打印该页】 【关闭窗口